崽儿他爹要造朕的反!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 58 章

    第58章

    萧明熠是满意了, 大将军的脸色就越来越臭, 越来也不好看了, 虽然知道萧明熠那是故意的,也知道不会有什么事儿,但是一看这些人殷勤献媚的样子, 楚鸿远就有点受不了, 她们对小皇帝的目的性实在是太强了,那眼里都是放光的,感觉跟饿狼看见了肉一样。

    谁还不是饿狼呀,楚鸿远能忍着别人时刻惦记着他的肉吗?

    他都这心情忽上忽下都好几天了, 片刻都没有安生过, 眼下好不容易有了点儿苗头,还要被一帮子的莺莺燕燕来缠着, 楚鸿远就十分的火大,火大归火大,他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,不敢再惹萧明熠不高兴了, 可同时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哄萧明熠高兴一下。

    很明显,虽然莺莺燕燕表演得很卖力, 但是陛下明显有点心不在焉, 楚鸿远一直都注意着萧明熠呢,陛下明显对这些节目都是不是很感兴, 也就是勉强自己在这儿坐着而已, 楚鸿远大胆的想了一下, 觉得如果萧明熠可能是在跟他赌气,就是为了故意让楚鸿远看的,要不是因为自己在这儿,估计陛下早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辛苦这些佳丽们想尽了办法就是为了能让陛下多看她们两眼,可惜陛下的注意力那根本就不在她们的身上呀,楚鸿远觉得吧,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有了,不是太适合,陛下早就亲口说过了,不选妃不立后,怎么就不知道死心呢?外面那么多的好儿郎,出来一趟多不容易呀,怎么就不知道多给自己找个会呢?

    进宫有什么好呀,深宫大院的,连个知心人都没有,不适合这些娇滴滴的娇花,楚鸿远希望这是最后一次,就算不是,那也必须得是最后一次!

    这边舞曲才刚刚结束,马上就有人自荐说自己曲子吹得好,要给陛下吹个笛子听听,楚鸿远头都大了,真是十八般武器样样都要来一遍呀,前面已经有过什么琵琶古筝长萧,这会儿又来个笛子,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,谁也不让着谁呀,都到了这个时候,楚鸿远是真的不能再忍了!

    “陛下也看了这么大会儿的歌舞了,想必是有些无的,不如我给陛下舞个剑可好?也正好配这位姑娘的笛子,不然干吹笛子多没意思呀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被说干吹笛子没意思的姑娘脸上是一片羞红,她也没什么拿得出的才艺,就是临出来之前爹爹打听了,人家都带着东西来的,她也就会吹个笛子,来都来了,不露个脸回家没法儿交代呀。

    眼下听了大将军的话,顿时就无措了:“小女、小女怕是跟不上将军的剑舞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楚鸿远倒是大气得很:“姑娘,随便吹个活泼的曲子,我跟你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想抬眼看看陛下,可惜又不敢,诺诺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大将军见陛下一直没出声就又问了一遍:“陛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如何?萧明熠看着楚鸿远跃跃欲试的样子,还真不知道他是要干什么,什么时候大将军也会舞剑了?这是在哄自己高兴呢?萧明熠觉得真是稀罕,楚鸿远这个哄法儿怎么感觉都是怪怪的,不仅仅是怪怪的,还有那么点儿笨拙,就好像是、在一众莺歌燕舞间,他也不会什么,就只能拿自己唯一擅长的东西来搏萧明熠一个展颜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吧,还真是有点、心里那感觉还真是挺不好说的,以前萧明熠老听宫里的老太妃说那种朦胧的感觉,大多都是甜蜜跟期待的,但是萧明熠就从来都没有感觉过,在他这里,好像所有的情绪都是他自己的,而且大部分还都还是不怎么好的那种,这种怦然一下子,好像是在心里炸开花的感觉,真的比他以为的要美妙很多。

    大将军竟然都愿意为他舞剑了,萧明熠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不仅要答应

    ,他还得把乐队给楚鸿远配齐了,于是刚刚表演过乐器的几位佳丽又被请了上来,专心给大将军伴奏,然后主场就变成了楚鸿远的。

    大将军哪是有心要舞剑呀,他就是想让萧明熠的注意力能多放一点儿在他身上,因为大将军身上还带着伤呢,所以说是舞剑但也并没有那么刺激,就是意思一下就行的那种。

    萧明熠以为楚鸿远自己心里有谱儿呢,谁知道大将军挽了一个剑花的功夫,就踉跄了两步,然后单撑着剑,险些没有站稳,这下实在是太意外了,萧明熠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到了楚鸿远的跟前,一众佳丽也有点慌张,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,大太监晋喜就摆摆,意思是让她们都先回去吧。

    屋里的香气散了不少,楚鸿远这心里这口气总算是顺当了多了,撑着剑就站了起来:“没事儿,就有点头晕,可能刚才用力急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担心我呢?”这么说着,脸上就带上了一点儿笑意:“真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谁管你有事没有。”萧明熠这么说着,却觉得楚鸿远身上的温度明显是不正常的,皱眉眉头: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楚鸿远自己是感觉不出来的,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萧明熠的身上,哪里还顾得上自己?再说了,刚才那一屋子的莺莺燕燕,楚鸿远能不吃醋吗?虽然是干醋,但干醋那也是醋呀,喝醋都快要把他喝上头了,哪里还管得了自己是不是发烧了?

    “小九不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生你气?”萧明熠抽回了自己的:“大将军什么人,我哪儿敢生你的气?你不生我气才好呢?怎么将军这会儿高兴了,又愿意搭理我了?又顾上我了?我是不是该高兴一下呀?”

    楚鸿远被噎得没话说,拉着萧明熠的胳膊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当时就是觉得你要是心里有人,我就不该再掺和进来的,那我要知道你、”看着萧明熠一言不发的样子,楚鸿远哪里还敢狡辩:“是是是,怨我了,怨我太迟钝了,我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萧明熠脸上的表情淡淡的,再次抽走了自己的:“早点发现你也不会理我的,我只会更难堪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了楚鸿远那么久,甚至有一段时间萧明熠几乎是毫不掩饰自己对楚鸿远的感觉,远哥哥长远哥哥短,恨不得就把楚鸿远挂在嘴边,哪怕是他登基做了皇帝,对楚鸿远那也是不一样的,他若真是有心,怎么会没有一点儿的感觉?

    他没有发觉,只能说明萧明熠就不在他眼里。萧明熠也是因为自己看明白了,又做了皇帝,肩上的责任不一样了,才有了那一次的放纵,其实那之后萧明熠就已经打算放了,然后孩子又来了,这事儿要说起来,还真是、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眼下他跟楚鸿远绝对是水火不相容的。

    有了萧明熠的重情在前,这会儿楚鸿远不管说什么,都是心虚的。如果他现在没有把萧明熠放在心里也就罢了,萧明熠怎样的痴情单恋对他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影响的,可问题就在于这个时间差上,当初的楚鸿远心里眼里却是没有他的,萧明熠说的是对的,可谁能知道,他晚了几年之后,就把这人看进了眼里,放进了心里呢?

    而且这个时候,萧明熠还已经因为他,吃过了很多的苦,这个楚鸿远想弥补都有点来不及了,唉,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迟钝了,楚鸿远觉得自己现在依旧是迟钝的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萧明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怀上的,可他也不敢问,满肚子的疑惑就想着什么时候找晋喜打听打听,毕竟是小皇帝的身边人,肯定是知道的,就怕晋喜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不过那都是后话了,眼下的情况才是比较紧急的,楚鸿远眼珠子一转,马上又抓住了萧明熠的:“我、头好疼呀。”

    “头疼?”萧

    明熠这下没有甩开了,马上吩咐晋喜:“快叫太医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医,可能就是没有休息好吧。”大将军的话说得那就叫一个硬气,一副我还行我没问题,可表现出来的感觉就是我很虚弱,快扶住我,不然我要摔倒的,站不起来的那种,可偏偏还非常知道力度的拿捏,不敢真实打实就扶着萧明熠,这边还找晋喜借了一下力,表演的痕迹实在是太重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萧明熠也愣是没看出来。主要是萧明熠一听楚鸿远说他没有休息好,马上就想到了大将军这两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,他身上还带着伤呢,本来就该好好养养才行,然后还非要跟自己在这儿闹,还舞什么剑,体力方面那肯定是撑不住的,而且萧明熠摸着楚鸿远的身上的温度,明显是要热一点儿的,一定是发烧了呀,也就没有察觉到楚鸿远的表演。

    大将军这边都靠到了床上,还不愿意松,就一直拉着萧明熠,一直等着太医过来了,他才装模作样的当个老实病人,太医这一把脉,就要训斥大将军,伤得这么重,就要好好喝药好好休息的,怎么还能乱跑呢?

    “上次的药是什么时辰喝的?”

    面对太医的问话,楚鸿远十分的为难,他哪儿还记得要喝什么药呀,根本就一次都没有喝过,萧明熠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肯定是没有喝药的,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:“晋喜,盯着将军喝药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就走了,楚鸿远本来还想使个苦肉计什么的,但是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呀,而且刚才好像还好一点儿,现在感觉又把人给惹回去了,晋喜在边上看的那叫一个明白,瞧着大将军一脸无措的样子,好心提点了他几句:“将军先把身体养好了,然后再说别的不迟,免得陛下忧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晋喜今天跟他说两次了,这次楚鸿远终于是懂了,萧明熠这是关心他呢,就是不好意思说,还别扭着,那个台阶还没下来,就是不知道还要别扭多长的时间,楚鸿远当然是希望这个时间能短一点儿那是最好不过的。